【唐歌】《荒漠》[龙门组]

《荒漠》【一】

From/唐无寻x杨饮风
About/封御

ooc都是我的。文笔拙劣愿看得愉快。
——————
00.

“欲饮琼浆风酿酒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”

“在下唐无寻,江湖人送绰号‘毒公子’。”

“输了我便不再纠缠柳姑娘,赢了你就喝了这杯酒,如何?”

01.
杨饮风睡得极不安稳,梦里全是那个登徒子的身影和话语。

“日醉红颜——易销魂呐。”

!!!

杨饮风猛地睁开眼,发现窗外明月高挂,自己惊得额头冒汗正躺在床上,先前分明和唐无寻在野外比武,但是自己输了,接着便是难以启齿的事。

唐无寻这个…无耻之徒!

杨饮风在心中把唐无寻剐了千万遍,纵然这样也解不了自己的心头之恨。

像是一口恶气堵在心中,噎在喉间,偏偏这口气还无处可发,杨饮风更是烦躁,身体的不适感时刻提醒着他发生了什么,唐无寻这三个字似烙印般留在杨饮风的心里。

身子还有些虚软,杨饮风双手撑着床板才堪堪支起身,靠在床头,双目无神盯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褥发呆,满脑子都是造成他现状的罪魁祸首。

——唐无寻。

不知道这个风流公子是不是又去糟蹋别家姑娘了,真是…。

杨饮风回过神来。

…与我何干。

当下自己的清白都被这个登徒子毁的干干净净,又如何管得了别人的事,就算他想管,他又能拿唐无寻怎么样?

想着想着,杨饮风自嘲地哼笑一声。

“哟,醒了?”

来人正是唐无寻,杨饮风看到他,浑身上下立即透出戒备的气息。

“你来干什么?无眉和卿卿呢?”

唐无寻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下,嘻皮涎脸道:“别这样啊饮风,我当然是信守承诺没去扰那两位姑娘了,我这次来是给你带药的。”

杨饮风蹙眉问:“什么药?”

只见唐无寻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,递到杨饮风面前:“你第一次做那种事,为了不让我的小美人受太大罪,我可是跑了好远采了草药做成的,吃了缓缓疼,好得快。”

杨饮风听到‘那种事’时就沉不住气了,小美人?唐无寻把他当什么了,果然和这种风流成性的男人无话可讲。撇了唐无寻一样道:“多谢好意,不需要。”

明表出拒绝之意,唐无寻跟看不出来似的,不依不挠凑上前:“当真不要?”

“不要。”

唐无寻取了瓶塞,“这由不得你,可不能浪费了我的一片苦心啊。”倒出两颗药丸在手心,仰头含在嘴里。

唐无寻欺身压上杨饮风,一手捏住杨饮风的脸颊迫使他张嘴,便吻了上去。

“唔——!”杨饮风瞪大了眼,双手抵在唐无寻胸前想推开这人,奈何身体虚弱软绵绵的使不出劲,而后便有东西推入自己口中。

唐无寻动作极快,取了腰间水囊就给杨饮风喂下。

“咳…咳咳…”杨饮风缓了缓,瞪着那个一脸得意的人气急道:“你…卑鄙无耻!”

唐无寻无奈道:“早就乖乖听话吃药不就好了?整的这么麻烦,你们这些文绉绉的弟子真是不会骂人啊。再说,我们该做的都做了,亲一下也不会少块肉嘛。”

杨饮风简直要被唐无寻活活气死,怒道:“什么叫该做?我们都是男人,怎么叫该做?风流之事做尽,男人也不放过,你…你恶不恶心!”

唐无寻挑了挑眉,对杨饮风的话感到莫名其妙,收起平日里的轻佻,不屑嘲讽道:“怎么?这会知道恶心了?有本事,我这条命你取了便是。”唐无寻顿了顿,随即又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嘻嘻道:“好了,我也不是爱乱来的人,你好好休息,我先出去了。”

在杨饮风的耳垂落下一吻,唐无寻便出了房间,还轻轻带上了门,仿佛怕惊到杨饮风一般。

杨饮风愣在床上,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,方才眼里充满戾气的唐无寻霎时间很轻柔的亲吻了自己的耳垂…而他的耳朵不争气的红得通透。

他意识到事情发展在往不可思议的方向走去,他想制止又很好奇。

唐无寻是个难以捉摸的人,但是他想窥探唐无寻的内心。似乎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,杨饮风立即在心中扇了自己一个不轻不重的耳光。

他告诉自己,不能这么做,想都不能想。

-TBC-

欢迎提出建议和同好扩列。
吃着冷cp大声哭道。

评论(8)
热度(54)